老知青的故事

本人理工男,上大学时时候非常苦逼,八个兄弟一间寝室,就是四个上下铺,中间放个大长桌,靠窗一个小书桌。那会九几年,学校条件还是挺差的。也没什么钱。所有宿舍的兄弟父母都会轮流来学校看看我们,每次来了我们都特别高兴,因为会带好多吃的喝的还有香烟(学校规定不许抽烟,但是老师都知道男生都抽就睁个眼闭个眼,只要不过分,偷偷躲起来抽就行)。其中一个兄弟的爸爸是省烟草局的,最喜欢就是他爸来,哈哈,各种好烟都有。这些是题外话,言归正传,都是这个兄弟的爸爸(烟草局的)说给我们听的。他年轻的时候插队去北方做知青,农村住了好几年。说了一些他年轻的时候经历过的事。其中也有灵异的,有两个事我印象最深。

第一个是他们刚去的时候,因为人多,要自己搭建房屋住,当时就是在一块空地上建,特别简陋的那种。屋里就一个大炕,同时能睡十几个人。住了几天后其中一个睡在最里面(炕尾)的人告诉大家他每天晚上都做同一个梦,内容是有个男的跟他说话,“我们两好,我们两好,我们两睡觉背靠背”,连续好多天都这样,他觉得奇怪,就告诉大家,那个年代要破四旧,打倒牛鬼蛇神,谁也没往那里想。于是换了另一个人去睡那个位置,结果他也梦到了,而原先那个人换了位置睡就没梦到。大家开始觉得奇怪了,就每天晚上换个人睡那个位置,无一例外只要睡那个位置就会做这个梦。好在炕够长,大家索性挤的紧一点,空出那个位置,只放东西。从此没有人再做这个梦。直到他们当中有人要保送去上大学,有的要回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村里决定拆了这个房子重建。拆的时候在炕尾的下面果然挖出了一具尸骨,估计应该是废弃了很久的荒坟,时间久了坟头已经平了。大家这才唏嘘不已。

第二个事是他们去垦荒种田,一连几个月的干活,每天白天干活,晚上回去学习,学完没事就围坐在炕上打牌,聊天。有一天晚上,他们照常学习完在炕上打牌。突然有人看到门口有个老头穿着像过去地主的衣服,戴着瓜皮帽,拄着拐棍,恶狠狠的盯着他们看,另一只手抬起来指着他们。那人是面对门口,别人背对门口没看到,他喊了其他人回头看,可是别人都说没有人。他一下子意识到了他看到的不是人,吓的他直哆嗦,过一会“老头不见了”。他大病了一场。后来他偷偷告诉我同学的爸爸,原来他看到“老头”前几天垦荒的时候,他和另外几个其他大队的人抛开了一个老坟,还把里面的棺材打开了,只有骨架子和衣服被子这些陪葬的东西。其中就有“老头”身上穿的那一套。看他病的挺重,高烧不退,医务室的医疗条件也差,简单给了点药吃。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好多天了也不退烧实在没办法,其他的几个人偷偷去找当地农民要了点黄纸让那个人去烧了,有个农村的老太太过来帮他念叨了一会,念叨的是啥内容别人也听不懂。(那个年代这些都是封建迷信的事,要是让上面知道了可不得了,非批斗不可,只能偷偷办)。第二天他就慢慢开始退烧了,两三天后就基本上不烧了,慢慢也就恢复了。

以上是我印象比较深的两个事,还有其他的,以后再更新。

人已赞赏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11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第二个事件,我信。

  2. 无关的情节太多,重点不够突出

    • 回复Lin开头就说了,我是理工男,语文水平确实不高。但是我已经尽力把事情表达清楚了。相信你也看懂了。如果你觉得写的不行,烦劳你重新编辑一下,重新替我发一次,谢谢!

    • 莫激动,没必要

    • 人家楼主是在讲述事情,你在这挑人家的写作水平的问题。你很闲吗?

  3. 楼上的,看你总是抵毁别人的文章,那你自己写篇试试?我觉的作者写的就很真实。对死去的人,就是要有敬畏心理,不能冒犯。我们每个人将来都要走这一步,希望别人到时也不来冒犯你。

  4. 楼主写的不错了,叙事清楚。另外钱钟书围城里也写到过,一行人夜睡到荒村,有人梦到说压到了我的小红棉袄,天亮一看挨着是坟

    • 那是他夫人杨绛女士的亲身经历,后来告诉了钱钟书。写进了小说《围城》里

  5. 楼上那个,到处诋毁别人,真tm恶心

  6. 楼主辛辛苦苦的把别人的经历写出来给我们增长见识,让你闲得也不会蛋痛。我们要感激,不要挑剌。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