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童年的阴影

文笔不好,就这样用手机打吧,分享我一个儿时的梦魇,困扰我整个童年的阴影。

98年的时候,我读小学一年级,就住在镇上菜市场附近的房子里。

那是一整栋房子,30几平左右,没错,就是30几平,一共六层。

那时,我那在农村呆了差不多一辈子的奶奶,靠着当裁缝,到镇上摆摊卖衣服,东拼西凑还到处借钱,辛辛苦苦买下这么一块地,盖起来的房子,而且还没有厕所,只能小便不能大便的那种。

就在菜市场附近的一个叫做潘尾园的巷子里,巷子口是一家叫做什么“交世社”的四层房子,忘了,前身是公家财物,后来转给了私人,一楼临街。

这栋房子后面就称“交世社”吧,然后我家房子就在交世社的后面,就是巷子口进去第二家。

先说说这个交世社,转给私人后就开始对外出租,那个年代我们镇上外来人口极少,所以出租屋在当时听来是个时髦的词语。

然后这个交世社的租户主要都是白粉仔,也就是吸毒人员。

这个交世社和我家有一条小小的封闭的巷子,毫不夸张的说,这条巷子里每天早上我奶奶起来打扫,都打扫出满满一垃圾桶的针筒,注射毒品用的,可见当时毒品有多猖獗。

这是环境描述,接下来就说我可以说是困扰我整个童年的阴影和梦魇!

就是98年,当年我住五楼,大伯分家出去住了,大姑二姑嫁了,就剩下我和爸妈还有爷爷奶奶还有叔叔和三姑在家住。

就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在某天开始,在五楼听到一个哧秋、哧秋的声音,还有像挖窗户,劈柴的声音。

当时我们家都是木制加玻璃的那种窗,声音就是我家五楼卧室,靠近交世社四楼天台的那扇窗传来的。

一开始不在意,后来慢慢觉得奇怪,最后细思极恐!

因为一天24小时,每时每刻我都在听到这个声音,我叔当时住四楼,我跑下四楼,又听不见,跑上六楼,又听不见这个声音,跑到楼下更不用说。

但是只要我跑上五楼,就能听见这个声音,有时候甚至大声到感觉这个声音就是在五楼的卧室!

我跑到窗边看,对面交世社的天面,啥也没有,然后不管白天黑夜,这个声音都在响!!!

特别是有时我放学早,到五楼写作业,写到六点多傍晚天黑的时候,有好多次,这个声音响得特别大,好像还有人用指甲在刨那扇木窗!

我终于受不了了,吓得跑下了一楼,跟家里人说,跟我叔叔说,他说我胡说八道,哪有什么声音,他跑上来看,他说什么声音都没有。

叫多几次,他烦了,说我再恶作剧就要揍我,可是无论谁在场,都说啥声音都没,但是我却是真真实实听到啊!

我跟家里每个人都说了,包括我父母,他们都说我在恶作剧,啥都没!

那种崩溃,那种绝望,估计没几个人体会得了。

只剩下我每天都不堪其扰,还有恐惧和绝望!

有时候天热,那时候没有空调,热得受不了,我和爸妈都是挤在五楼的阳台上睡的,还是三角形的阳台。

那时候我家每层就是个卧室,一个三角形的阳台,一个洗澡和小便的卫生间。

半夜里我怕蚊子咬,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想进卧室睡,听到那个声音,就在床上!

我忍不住了,走进卧室,那个声音就在窗边,不停的响,而且好像还很得瑟的样子,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我受不了了,真的很难受,都不知是整么熬过来的,整整持续了半年!

我真的崩溃了,吃不好睡不好,整天心不在焉!我没办法了,只能一次次的跟家人说,他们烦我也说,那时我爸妈上班很忙,叔叔看果园,白天就我爷爷奶奶带我。

然后可能是我的坚持不懈吧,我奶奶有点开始怀疑了。

我奶奶是个外人看起来很迷信的人,其实这叫敬畏鬼神吧。

我奶奶的父亲,在解放前就是个跑江湖的,开过武馆,年轻时主业就是当镖师,帮人护送钱财翻山越岭的那种,见的东西多多少也有点本领,我奶奶自然也学到了些皮毛,然后我奶奶就跟我说了一句咒语,我也不知是什么语言,就叫咒语吧。

她当时就叫我必须一字不漏的背好,然后上五楼,一口气不能停顿,不能停下呼吸,就上去不停的念。

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也有了点底气,在当天的下午四点左右,跑上去五楼卧室,那个声音还在响,我就憋着一口气一字不漏的把她教我的那句咒语念了出来。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瞬间,我念完一遍不敢呼吸准备来第二遍的时候,那个困扰我整整半年多的声音,嘎然而止了!

世界顿时清净了!!!

当时我的心情是多么开心啊,一口气跑下一楼庆祝,开心啊!

我家一楼当时是那种老式推拉铁门,像渔网一样的,平时锁着怕我跑出去。

站在铁门能看见巷子,我心情大好,趴在铁门上等父母回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一个老爷爷,一个从没见过的老爷爷。

当时巷子里每一户大人小孩我都认得,就是没见过这个老爷爷。

这个老爷爷穿着一件白色长袖衬衫,黑色裤子黑色布鞋,银白色的头发,脸色跟墙灰一样白,嘴唇是血红色的。

他一直嘴巴在动,像念着什么,从巷子口交世社的那头走过来,一直从我家门前走过。

走到我家门前的时候,他忽然调头看着我,用手指着我说了句什么,样子很怨恨很严厉,一直指着我,像在骂我又像在责备我。

然后他走过了,从此之后再也没见过他。

当时我也毫不在意,玩腻了就跑上去跟奶奶说起这事,奶奶听了,微笑了下没说什么,我也没当一回事。

那个奇怪的声音也再也没响过了。

但是这个经历,我永远的忘不了。

后来长大成人了,我再跟奶奶提起这件事和声音停止后跑下去没多久就看到的奇怪老人。

奶奶跟我说,以前交世社还是公家的时候,雇佣了一个无儿无女的老人在那里看管财物,就相当于现在的保安,姓罗。

后来八十多的时候死在了岗位上,也无人送终。

他过世的时候,是八十年代,我听到怪声,已经是98年了。

我当年看到的那位,可能就是那位看管财务的老爷爷!

也就是我看到那个奇怪的老爷爷的时候,他已经离世十多年了!

当年我奶奶不跟我说,是怕吓到我。

那么困扰我童年的怪声,那个永远忘不了梦魇一般的怪声,到底和那个奇怪的老爷爷有没有关联呢?只有天知道。

我奶奶说,那个老爷爷很可怜,可能是他走后鬼魂一直在那交世社作祟,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才会被他影响。

念了咒语后,把他逼走了,所以他很生气指责我。

这些,也只是猜测,也无从考究,多年以后,我每次跟朋友说起这个儿时的经历,他们都说觉得背脊发凉,呵呵。

这件事,我终身难忘,毕竟,他差点毁了我的童年。

我这个经历就说完了,再扯点别的。

我住的那条巷子,年代很久远的了,我三姑后来出嫁了,我家的三楼卧室就空出来。

我大姑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弟,当年寄宿在我家读书,三楼就空出来给他住。

一开始还好好的,后来每天晚上凌晨三点必定会起来哭,然后好像是被吓到跑下二楼找我爷爷奶奶,然后打死都不肯上去三楼睡了,白天倒是无所谓。

大人们说他是因为想家不愿在我家住乱编的借口,但是问他,包括现在他都已经快奔三了,问他说起这件事,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跟我说,当时每天晚上凌晨三点他都会惊醒,然后看到卧室的百叶窗上的布帘子上,会浮现个人脸。

我家每层卧室木窗对着交世社,百叶窗对着邻居天井的猪圈。

然后他起来拉夜尿的时候,在阳台看到对面的葡萄架上,有很多一团团人影一样的雾气,每当问起他这件事,他都是这样说!

我问问他有没兴趣吧,有就叫他详细投稿。

我再分享下亲身经历,都是些零零碎碎的。

我个人是很敬畏鬼神的,敬畏,不代表迷信,我个人觉得,这些和每个人的八字有关,有些人真的一辈子都遇不到那些离奇东西,有些人就会遇到。

说多了,说回正题。

那是2009年,倒霉的2009,那时候我已经搬离老房子了,住到了新开发的开发区里。

我叔也成家了,婶婶怀有身孕,他们在镇上开了家糖水店,兼营福利彩票和话费充值。

当时的手机充值都是买话费卡,可以叫卖家代充或者自己刮开条码,打电话过去客服那里自己充。

当时就有个混子,喝了酒,自己买卡回去充,结果按错一个号码充错给别人了。

回来要我婶婶退钱,我婶婶不肯,结果那混子把我叔店里的冰箱什么的砸了,还要打我那有身孕的婶婶。

后来我叔气不过叫来了人,当时我在他店里玩,和我叔他们把那混子和那混子的哥嫂都揍了一顿。

我先动的手,那时候19岁,血气方刚,加上看着自己有身孕的亲人被欺负不能不动手吧,结果有份参与,进去所里蹲了一晚。

第二天是中秋节,找了关系,我出来了,那个混子赔钱,加上在所里过中秋。

但是当时的女朋友,其实她早也就劈腿了的,只是我不知道,然后她就借着这个借口在中秋节和我分手了。

那一段日子我走了很久都走不出来,很倒霉吧,这的确与接下来的经历无关,只是铺垫。

有多倒霉呢?那段日子我真的如行尸走肉一般,加上当时又叛逆,父母也一直对我都是不闻不问那种,不饿死就行,当时也没心上学了,有空就和大姑的儿子,上面提到的那个表弟一起悄悄去上网,打当时很火的那个穿越火线。

那时候没钱,大清早的网吧最便宜。

然后问题来了,一个星期天早上,我不知怎么的,凌晨四点就起床了,打电话叫醒表弟,然后骑着破自行车骑五公里去上网。

路过我家附近一个村办小学的时候,当时小学门前旁边是一个私人诊所,出过医疗事故后来关了,当时那家诊所刚刚出了个医疗事故,所以诊所也是关门的。

那时候是十月了,凌晨四点的街道凉飕飕的,没有路灯漆黑一片,我刚好就是来到这里,那是个三岔路口,小学门前和诊所对面是一个联通大海的人工湖,小学门前对着这个路口。

我骑着自行车来到这里的时候,忽然看到路中间,有一个老奶奶,身型很瘦小,大概1.4的身高吧,全身黑衣黑裤黑鞋,梳着个发髻,就这样缩着身子蹲在路中间,双手拖着下巴呆呆的看着我。

我不以为然,只是有点奇怪,看了她一眼就抬头继续骑车。

这下可好了,我的妈呀,这条路是通过镇中心的,我一路望过去,刚才不是看到一个奇怪的老奶奶吗?

这下看到这一条路,直到看不到的地方,一路看过去,就在路中间,每隔一米,就有一个这样的老奶奶,黑衣黑裤黑鞋,梳个发髻,一样的动作,一样的姿势,都是这样蹲在地上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我,就像是克隆人一样,出奇的整齐一致!

我的天,我当时也忘记了怕,一路没命的拼命蹬着自行车,没多久来到一个路口一个急转弯来到了村附近的菜市场。

这时候车链子掉了,在菜市场里也遇到了一个菜贩子在摆弄着蔬菜什么的,我这才敢停下来弄单车链子,心在噗噗的跳,然后弄好了,我继续去上网,你说心得有多大?

然后上完网出来早上八点,骑车搭着表弟去以前的中学打球,结果来到以前中学那条街上,刚刚碰到人家抬着棺材迎面走来,你说有多倒霉?

那些神秘的老奶奶们,是睡不好产生的幻觉,还是脏东西?无从考究,反正2009挺倒霉的,下半年有天半夜起夜,还踩到了在地上的水果刀,把脚掌筋都差点切断了,伤口一个多月不敢碰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虎牌娱乐官方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柔顺美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虎牌娱乐
这是虎牌娱乐未注册网友投稿文章,注册以后,您的个人简介会在这里显示。

推荐虎牌娱乐

鬼火

77年下乡,去戈壁收小麦。晚更起夜。见遥远处有一团火。心生激动,磷火是书本知识,但是从未见过,今晚...

讲讲自己儿时绝望的经历

我是一个90后,家是农村的。打我记事起,我家就没发生过什么好的事情。我现在的一些不好的性格也是受以...

门槛儿的故事

俗话说“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这句话现在的意思是人在有求于别人的时候,那种低三下四的情景。但原...

女生宿舍的虎牌娱乐

那时我上高中!听我班的女生说,女生宿舍闹鬼了!于是我就问她。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看见的,她上厕所的...

我看到了我自己

(你们相信有魂魄吗?我信,因为我曾经看了我自己。这是老王我的亲身经历) 老王,22岁,刚从部队复员,...

讲一个我二姐的经历

故事发生在2000年夏季。我们当地每个村的人口不多,所以相邻几个村会联合办一个中学。 两千年的时候我姐...
最新跟贴(有 2,657 人参加, 跟帖 8 条)
  1. 丫子 丫子

    太棒了,还是鬼上身导致的祸事,有些时候呢!鬼是不会跟人打招呼的,你应该有将近2年没有吃白砂糖了,应该是,比方说,寸金、白切、砂糖橘啊!之类的,尤其是步步高,贡糕,但,都是题外话,我不免有点好吃了,言归正传,你在有的时候,发现声音的地方吊面化妆镜子,随便用什么线吊,7749天以后,随便找地方扔掉,扔的越远越好,应该会招鬼找你谈话,因为,极阴之物我们手边很多,比方说,毛衣针、毛线、瓷碗、胸针、翡翠、珍珠【因为它的bb离体就死了嘛!对吧?】然后然后,人饭后,也是一种汲灵体进家的一种手段,不是那种声音消失了,而是,成功中撞客了,可能吧!你在那六年里是生过病的,只是自己在不间断加强营养,以为是增加免疫力,实际上,是,就等于鬼请客,那种食物,有的是用鬼遮眼的方式吞服进肚子里,很多时候,大千世界,没有好的身体是不行的,鬼遮眼,就是挑选身上集阴体质招灵体质味道浓重的,就是,身体不能颤,颤就是有病,很多时候的病叫痈,痈呢,很好患,你注意看,背上多肉,就是痈,别怕,都是属于招灵体质,集阴体质,可能有一晚你是住过幽灵家的,但,记忆不深,就不行,建议你写日记,应该能找到破绽,可能是有损友招惹你去呼唤肉山镇灵屋,之类,灵,就是幽媾,幽媾是最常见的一种灵魂也叫灵体,下次注意,烧香拜佛,不要散花寺神签惊异兆,就行,实在不行就浇铸红绳子戴来戏谑,对么?不要怕,有虎牌娱乐要分享,应该是鬼上身,不是异声援,不是异声援,而是,中撞客之后,鬼在你身上让你挺事的,挺就要力挺,鬼附身要知道破除,很多时候,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去做,人间,自杀的人千千万万,遇事不要丧事,要积极调度自己,就这样吧!晚安!楼主。

    • 吐了

      傻卵

  2. 丫子 丫子

    遇事不要丧事,遇玩不要丧志,很多时候,调动自己的积极性,阳光一点,开朗一点,打扮一点,就会好很多,哦,好很多,之后,你就会,有一个圈子,叫贵圈,应该能撞到神婆,超级华阴掌,给你无火红绳。【bb就是寳寳*】

    • 内有玄机

      哈马屁

  3. 水中有鱼 东海神阿明

    人传人史,鬼传鬼话

  4. 峨眉月

    你当时有附体,才会出现这些

  5. 无为

    一路都是克隆老奶奶,头皮发麻。

  6. 强相互作用力

    我为什么又要来这个网站找气?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虎牌娱乐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