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军神

江湖走马,交的是朋友,走的是路。

阴阳二气瘤

村里有位老人,外号叫高腿。他是个高大的老人。这位老人,眉毛又长又密,眼睛却小小的,身子虽然瘦,但是十分健康。从来不生病。他唯一病了的一次是在后背长了一个瘤子。这事,要从他壮年时候说起。 社...

奇葩同学工作轶事

应网友胆小鬼要求,在此继续赵龙的故事,感谢大家喜欢我的文章。 上文说到,我和赵龙以及同班十多位同学一起到了一家汽车配件厂工作。听老板那蹩脚的普通话讲了一通没听懂的话后,我们就被分配到车间实...

奇葩同学的奇葩经历

赵龙可是我大学里十分出名的人物。他是我的同班同学,而且和我是一个宿舍的。我们宿舍楼可是十分让人羡慕的。因为我们宿舍楼的对面是女生宿舍楼。我们宿舍在西面,女生宿舍楼在东面。两个楼的阳台隔路...

犯冲

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如果我的好兄弟小伟听到这句诗,他一定会发出一声长叹吧。他比我小一岁,而和我同期入职的。他为人义气,古道热肠,十分招人喜欢。他和我同时进入了技术部。 一、相逢...

迷魂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在2012年,6月份,山东的小麦成熟了。联合收割机快速的收割完小麦,只留下黄黄的麦砟。公司宿舍围墙外,就是大片的麦田。而我的宿舍就是靠着围墙的那...

梦与现实

我的笔名“一代军神”,并不是我当过兵。我唯一能和军人有关系的,就是我的乳名,叫“军代”。这个名字与同时代的小伙伴的名字格格不入。什么帅帅,明明等,都是叠字。而我这个名字据说是我奶奶去看了个打...

信仰狂想

本文纯属本人乱侃,诸位有信仰者,不要骂我。纯属玩笑。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有大量信徒的神佛,都是没有肉身的。而肉身成圣的仙佛却不需要发展信徒。是否可以理解为,神佛肉身毁灭,但是灵魂场一种波的...

老张的故事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眨眼间又是一个秋天。去年秋天,我认识了一个姓张的小老板。他开有一家酒楼。他的酒楼就是在前文《正午时分的幻象》一文同一个镇子上。不过他的酒楼比较大,我们除了涨工资、...

父辈经历的诈尸事件

看了不少关于诈尸的文章,怎么感觉跟我父辈给我讲的诈尸不太一样。 第一个故事,是我自家祖上的事情。我爷爷的伯父,我没有见到他,不过我应该叫他大老爷爷。大老爷爷有三个儿子,大老爷爷去世了。孝子...

怪蛇

“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五月里,莺飞草长,百花盛开。东坝西侧那片荒地长满了齐腰的青蒿,引得一群白色的蝴蝶翩跹起舞。而这时候,我们一群无恶不作的熊孩子来了,这美丽的画面顿时变了。 ...

逆子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是说河南某人西瓜被偷,追小偷过程中造成偷瓜贼受伤,倒赔300元的事。当今法制有待完善,在此不多讲。在以前如果是小偷,被抓住打一顿是轻的。 大姨村里有这样一位老太太,有四个儿...

鬼片

2010年7月,我大学毕业。来到了临市一家汽车配件厂工作。我们那一批有80多个应届毕业生一起来参加实习。公司当时总部要了一部分,分厂又一部分。我被分到了分厂。 虽然是在分厂工作,但是我们总部都有...

野狸篇

大家好,今天给大家讲的故事也是真实发生在我们村的。但是这事不是很连贯,是由多件事组成的。 我老家是山东的,小时候猫啊、狗啊的很少见。狗呢,我爸从远方弄了一只,可惜没有长大就被别人偷走了。而...

奇石

哈哈,上篇文章《吃蛇》竟然加精了,感谢编辑。我好像明白了,是不是不但要有情节,还要有当年写作文的精神,加文笔润色。 书归正传,今天给大家讲的事情仍然是我小时候的奇异经历。我的村子四周都是穷...

吃蛇

我的村子东南角有个水库,水库的东边是一条大沟,水库水满的时候都是从这个沟流出去。这条沟被常年的流水冲刷,已经没有了泥土,都是石头的。怪石嶙峋,洞穴罗布。 大概1997年左右,那是一个秋天。我和...